Friday, November 10, 2006



听莫文蔚的《陰天》...

一个人在午后躺在房間,双脚晒着阳光感覺很温和。
翻着一本雜誌隨便看看,
突然被一篇星座的分析而吸引。
只是不懂為什麼讀到雙魚座的分析我就開始發白日夢。

或許阅读和發白日夢是一件很虔诚很私人的事件,
不需要谁的推荐、不需要谁的介绍或打扰,
只要當時能配合你感受,不管是安定或者起伏,
它都能隨著你的想像力一同發生。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