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07, 2010

Photobucket

在外面呼吸空氣,但就是找不到一個好的落腳處躲開陽光。
又曬又熱又悶的天氣,比我的老闆還善變。

連續躲開幾次,你還問我為啥有此行為 ?
對,別人的經驗,干我屁事 ?
對,別人的感情,我絕對不想多做甚麼 ?
對,但我最痛恨那些介入者,一直到出沾花惹草 (性愛) 的行為有夠髒。

我絕對不會喜歡這樣的人,相信惡行有惡報,一切都會回到自己身上。
於是我不再開口了,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認同感。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