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2, 2010

Photobucket

是否有人曾經問過你們:“你得空的時候,都會在做什麽呢 ?
結果你怎麼回答呢 ?
我呢,我還真的不懂怎樣回答咧,因為我都沒有特定的活動。

不過今天稍微有點時間之下,我開始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
過後我才發現,原來我得空的時候也挺變態的,因為我都會做一些摳摳挖挖的行為。

所以今天和大家分享的話題有點重口味,不過也可以肯定讓你深入瞭解我是誰 ?
如果不能承受的話,請避免繼續,免得等下你們又留言罵我,嘻...

回想起小學時候的自己,好像特別喜歡在得空的時候摳肚臍眼。
嗯~ 每次老媽一個人在廚房煮菜的時候,
我就會一個人安安靜靜的躺坐在床旁,然後頭低著開始摳肚臍。

而且每次都會選擇在洗澡后才摳,
畢竟濕氣的肚臍肉比較軟,也比較好挖,每次挖出一些污垢就會覺得很有滿足感。
有時候還會特別拿衛生紙抱起來,然後慢慢的深入研究污垢的成份。

不過一點我可以確定的是,肚臍眼所挖出來的污垢,好像特別臭。
可能在還我沒上小學的時候只會挖鼻屎,
好幾年的時間只顧挖上面,然後忘了摳下面;
所以肚臍那邊累積了好幾年的污垢都讓我挖了大約幾年才變乾淨。

變態的是,有時候沒事就會伸手指進去衣服裏面,亂挖一輪也爽。
還有我的肚臍是凹進去的,所以每次要挖污垢的話比較難挖。
但是忘了幾年級在學校聽某個死人老師跟我們說:
“肚臍會越挖越大,最後就會進風,就好像氣球進風一樣直到爆炸。”
結果怕死的我就改掉了這個壞習慣。

----------(眼睛休息一下再繼續)----------

到了大約五年級的時候,我開始戀上看電視的時候一定要挖耳朵,
而且一天不挖上兩次的話,我會覺得自己很骯髒。
加上我的耳屎是干的,所以我覺得比起濕濕的鼻屎,這來的可愛多了。、

小時候我家的老媽子也是愛挖耳屎的生物,所以家裡的挖耳棒超過 8 枝以上哦,說也不信吧 ?
嗯,而且我家走到哪裡都可以隨手找到一隻挖耳棒。
所以你說我挖耳朵的習慣被誰牽害的呢 ? 罪魁禍首就是我家的老媽子咯。

我喜歡挑戰自己的耳屎,
有時候挖耳屎不小心碰到一些沒辦法挖的耳屎,我就會很努力的狂挖。
我首先把這些固執的耳屎稱為親切的“老耳屎”好了。
這些老耳屎只要我兩三天沒挖的話,(有時候參與學校的課外活動就沒有辦法挖)
他們就會和灰塵結拜兄弟,最後演變成越來越大塊的基因變化。

記得五年級的某個早上,我坐在巴士上面突然有一塊耳屎跌了出來耳洞處。
我突然很興奮的放在掌心和大家一起分享,
結果搞到大家在巴士上都用手指挖耳朵,看看是否可以挖出和我一樣有重量的耳屎 !!
(看我小時候就已經帶動非主流的潮流行為,哈)

慢慢長大成高一的時候,我開始收集各種的挖耳棒。
當中包掛有竹子的、有鐵製的、有木頭的、有棉花的….
我的癖好甚至領導我的知己們都會在我生日的時候送我另類的挖耳棒。
那時候覺得科技昌明,如果要挖耳朵也要跟著時代進步。

最重要在近年內,我買到了一根有電燈的挖耳棒。
不過哦,買了才覺得後悔。
因為我的眼睛又不是長在挖耳棒內,買有電燈功能來做么呢 ? 哈哈哈~

但是挖耳朵和摳肚臍眼是不一樣的,因為耳屎挖出來后,必須放在透明的杯背慢慢研究才爽。
尤其是挖到那些扁扁一大塊的耳屎,
拿放大鏡去研究那些耳屎的紋路,我會莫名的興奮,哈哈哈哈~
仔細的看,反復的看,就會覺得超有成就感的。
有時候看完了扔掉會覺得不捨得,不過不扔的話有沒有地方收藏,所以最後還是扔了。

----------(眼睛休息一下再繼續)----------

再來就是我的挖鼻孔,這還好,我這行為只有在上廁所大便的時候才會挖。
畢竟挖鼻屎不能再有多餘一人的狀況下進行,要不然真的會覺得尷尬。
哈哈哈~ 因為有時候挖到黏黏的鼻屎不能隨便彈,所以一直給它黏在手上還真的覺得不習慣。
(好彩我的鼻孔沒有大)

記得 6 年前還當一名編輯的時候,我在某個報刊上看到說….
挖鼻孔可以幫助放鬆舒緩情緒,並且降低壓力。
所以那時候我還特別跟我的另一半分享這個很有益處的活動,結果給它罵臭頭。
不懂為甚麼,很多人會把這個話題略為限制級 !! 有必要咩 ?

跟你說最爽的就是在我中學時代,曾經某一天我去我表哥的屋子過夜,
聽它說我 15 年來從來不曾挖耳朵,
結果我就幫它挖咯,有一種“鏟土”的感覺真爽,一連十幾塊都是巨大的。

順便一提,我小學時候有一個坐在我前面的女性朋友,
超級喜歡拿自己的長头发放進耳朵里面转啊转,有時候還會回頭跟我說 :“銷魂呀~”
變態程度真的百分百破表 !!!!!

----------(眼睛休息一下再繼續)----------

現在人長大了,會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擠青春痘或者粉刺。
記得 4 年前臉上狂生痘痘的時候,我幾乎每天早上起身就會站在鏡子面前擠。
有時候發現那些有膿包的青春痘,我會特別興奮。
雙手的食指用力一捏,然後聽到一聲”噗”,一種類似黃白色的物體噴在前面的鏡子,
我會對著鏡子看了一陣子,然後在依依不捨的用清水洗掉。

大家還記得中學時代電視廣告出現了 Blore Pore Pack 這個東西嗎 ?
當時從鼻子撕下來的《去黑頭膜》的時候,
看到那些上面貼著的黑頭白頭,我會立刻拿到書桌上的燈光下看,
有時候還會用放大鏡看個大半天不舍得扔掉,因為超有安全感的。

不過後來聽我一個臉蠻大 + 雙下巴的好朋友說每次去黑頭會搞大毛孔,
所以害怕我的鼻子變成類似成龍我就徹底停止使用了。

----------(眼睛休息一下再繼續)----------

現在這麼大了,唯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尋找自己身上的《结疤》。
有時候不小心跌倒還是割傷的話,我會迫不及待要把那些结疤給撕下來,
最好就是撕下來的時候有點點痛,這樣我就會很爽、很高潮。

以前有另外一半的時候,我都會常常尋找對方身上的傷處,然後要求對方給我撕。
有時候發現對方偷偷撕掉的話,我就會被氣壞,哈哈~
好像剛剛我才撕下我右腳上的《结疤》,雖然知道撕了會流血,但是還是忍不住。
可能天生皮膚好,不容易留痕疤,所以在無需顧慮後果之下就維持這個消遣。

你們咧 ? 你們得空的時候都是在做啥 ?
最近我發現一個很另類的消遣,就是拿刀片刮臉~
放心,這不是我的行為,我只是觀察到某某人也有這個奇怪的消遣。

3 comments:

Feeling said...

你所说的全部我都有做咧!我的肚济也是凹进去的!

不顾我很享受帮我喜欢的人挖耳朵的!=)

Emily Bon said...

你真的很適合寫作~有沒有考慮當作家?把文章寄去報館呢?

Tan CL said...

和你都差不多~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