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0, 2010

Photobucket

今天突然對此生物有種想法,不是針對性,只是純屬有感而發。
當然我是可以接受《突破性別》之間愛戀的關係,
不管是同性戀還是人獸戀,愛情就是愛情,來了也沒有辦法。

說真的,別人的感情觀我是沒有興趣,畢竟彩虹同志已經是很普遍的一件事情。
有些女生可能小時候唸女校的緣故、也可能常常看一些墮胎的紀錄片、
或者有爸爸喝醉酒然後打媽媽的陰影、還是曾經有被男朋友拋棄的過去,
還是....純屬認為女生和女生之間會比較要好,所以他們才會成為蕾絲邊。

但是這些和我都無管,我要說的,就是他們這些人就好像馬來西亞的印度人一樣。
印度人很注意種族歧視的問題,
他們認為自己是黑皮膚的人,就會受到別人第三等級的待遇。
不過大多數的馬來西亞人都受過教育,我想應該沒有這個問題吧。

蕾絲邊也是一樣,他們對女性充滿著優勢,說話的語氣也特別溫柔和理所當然。
但是一旦有男生對他們噓寒問暖的話,他們就要開始懷疑對方是否要虧它。

昨天就是這樣,跟某個蕾絲邊聊天,突然問關心它,它就是開始人在福中不知福。
對我的延伸就是充滿挑戰,彷彿它個人覺得自己比較適合有「咕咕叫」,
只有他們才可以關心女生,男生是不可能辦到的那種。

現在的蕾絲邊到處可見,做工的地方、用餐的地方、居住的地方....
拜託,我知道你是蕾絲邊,但是眼神不要帶著對男人的仇恨。
我們沒有歧視你們的存在,所以不必用殺氣的眼神強調你的性別。

當然,這世上多一個蕾絲邊也是好事,因為中性男太多了,
偶爾需要一些比男生還要男生的女生來調和世間的陰陽。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