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6, 2010

Photobucket

我的人生,真的和太多人有誤會;
或許像老人家所說的,有人類接觸的地方,就免不了誤會。
再怎麼避也免不了,因為誤會這玩意,無所不在。

誤會是怎麼來的 ?
據我所研究,就是一方「懶惰」給方案解釋,而另一方則「厭倦」關心查究。
就這樣一場誤會就產生了。

雖然我覺得我說話還蠻會表達內心的意思,但還是無法避免誤會。

我做個比例好了,就好像上個月發生了一件事情,
我某個好朋友,聽了某人說我在外面說它水性楊花的事件。
水性楊花 ? 我再怎麼愛開玩笑神經,也不會那這種話出來形容自己的好朋友。
所以我決定要查個究竟,因為我不想被人家誣賴。

這件事情所牽涉的角色有我 → 俏婆 → 始作俑者 → 好朋友。

首先我就拿俏婆下手,因為始作俑者說的一切,都是從俏婆那裡聽來的。
撥了通電話給俏婆,俏婆說它沒有這麼說過,
也互相證實了我從來沒有說過類似水性楊花的話給它聽,
都是那名所謂的始作俑者在哪裡上演誇張形容詞。

當然我也不知道我應該相信誰 ? 只要從第二者的證實我沒有說過,
接下來的一切就是介於在第二者和第三者之間,就有其中一人在搞怪 !!

我相信什麽類型的生物參什麽類型的生物,就會擁有相同的個性;
我確實不懂這個始作俑者到底要玩什麽 ?
不過我很開心我一早就選擇避開它,畢竟它那張咄咄逼人的嘴也挺有殺傷力的。
可以把簡單的事情,創造出另一個經典,絕對有當惡魔的潛質。

用詞不當就少說話,免得害到四周圍的人都活在誤會,那多夭壽 ?
避孕我是很會啦,不過誤會我還真的不懂要怎麼避開 ?

想著想著,我就覺得很不舒服。
這個人至今還單身,就證明真的很有問題。
一是態度、二是行為、三是思維;這些零零總總的因素就是我避開你的原因。
不要學那個三月七號的傢伙,整天咬著人不放,還說自己是受害者。

我承認我沒有一張脆弱的臉孔,可以讓別人信服我就是受害者;
我也沒有那麼多的力氣,去和自認相識這麼久的人還解釋一些小道理;
但我相信清者自清,給你玩多十幾年,
到時候徑路輪回時刻,你就知道自己的生死書記載自己造了多少孽 ?

我沒有對此事情生氣,反而俏婆有點情緒沖上頭。
一句話可以毀一個人的名譽,或許你會有很多自己的理由來強詞奪理自己沒有錯;
但我告訴你,你太自私了 !! 沒有就沒有,何必無中生有 ?
即然不能解决问题,就不要制造问题,安安静静最好。

我對這事件看得很開,寫此日記純屬跟大家分享誤會帶來的恐怖度;
不僅會害人害己,最後也會搞到自己更令人厭煩。
只能說有些人天生人見人愛,但有些人則會後天培養出人賤人愛的氣質。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