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8, 2011

Photobucket

他说他自己仿佛是一只打不死的蟑螂。
因为他的生存力和断尾的壁虎一样,只要心跳还有,他就继续乱闯。
就算撞得头破血流,他还是可以一块一块的把自己组合回去。

这种人,或许描述起来令人觉得很自我,
对,因为它是射手座的。
头破血流、感情创伤、跌跌撞撞的例子怎么可能仅止一次呢 ?

他不太在乎身边的人、事、物。
他不会去特别关系身边的人,更不会特别为谁而留下。
所以他的步伐很快很快,快到很多时候让人觉得他是一只无法被绑着的藏马。

跟着他的影子的我,很想提醒他放慢自己的脚步。
但我凭什么可以这么做呢 ? 也凭什么要他为我这么做呢 ? 对么 ?
所以我还是很安静的观察着他,试着学习他《不死的精神》。

他会贪吃、他很冲动、他很好玩、他内心有一个小孩、他喜欢外国、他喜欢黑色;
我不贪吃,我很冷静、我不好玩,我内心有一个老人、我爱站原地,我喜欢白色。
两个完全不同频道的生物,既然会忽然欣赏彼此。

还记得那天送我离去之后,才得知原来他还偷偷的等我上车后才离开。

他没有想象中那么冷酷,只是他选择性不想为任何人放感情。
或许很多人会误会,但我却看得很清。
还记得人家说太遥远的城市不适合看星星,或许就好象他的心不适合谈安定一样吧。
没什么必不必要,他做人就是那么随性。

无所谓吧,反正遇见他,已经是最美丽的一场意外....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