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06, 2012



昨晚某个好朋友问我,我的初恋是怎样的 ?
当时我回答不出,因为这段关系的过程仿佛很清晰,
但想描述的时候却开始有口难言。

初恋的那一年,我被思念折磨的不成人形。
我爱的那个人,在吉隆坡,我们之间隔着了 2 个小时多的的车程,来回 20 几块的车票。
我们彼此的约定,一个月一定要见一次面。
星期五晚上我出发,凌晨他去车站接我,然后星期天我回家,星期一造就上学。
然后下一次见面,就到他过来找我,然后再回去。
这样的来回,我们在两年里跑了接近20多趟。
辛苦是辛苦,可是到最后,我们两个都可以在睡在一起的幸福,就够了。

每次两个人都不舍得睡觉,还记得那时候我们总有说不完的话,仿佛要把每个细胞都展现给对方看。
我们身边的人,我们身边的事,我们身边的物;我们都清楚了解。

经历一年多的事情,在某一天的大清早,我给他意外站在他的家门外。
还记得那天我很早很早起身,只为了给他生日的时候一个惊喜。
我甚至在巴士上猜测,如果他看到我的时候,该会是什么表情 ?

其实叙述到这里,我依然找不到我们分开的理由,因为有时候《爱来、爱走、一样没有道理》。
事实上,我们的关系好像在他生日那天后就开始冷却下来。
他说他忙课业,因为想要当医生是不容易的。

当我开始发觉我们的距离比原先的距离开始更遥远的时候,
我和他曾经介绍给我的朋友一起相约出来吃饭。
在互聊的过程,我才发现他某某人已经开始了另一段感情。
那一刻起,我才发现我忽略了很多我身边的东西。

因为我就是这样,当我爱一个人的时候,我再也不会看其他人一眼。
因为我不贪心,我的世界只要完整了,有他有我有未来,就没别的。
那天饭局之后,我一个人骑着小绵羊到河边,头靠着某个栏杆,
因为我已经没有力气去让自己情形。
就这样待了那里吹冷风后的几个小时字号后,我决定回家了。
那一天,我整整睡了两天一夜,我疲倦到无法承受的地步。
我常常在想,我这一辈子睡得最足的就是那一天了。

睡醒了,我的心也安静了,我的眼泪已经没有那么多了,
我甚至不想喝水去补充体内的水分,
因为我相信一个人的眼泪真的是有一定的容量,
流到某个程度,总有一天会干的。

安静的分开,没有理由的结局,改变了我这个人的感情观。
1) 我不想挑战远距离了,或许爱情是需要互相依赖,而不是靠自己的脑力和心力去说服自己勇敢。
2) 我必须学习给自己理由去让某个人犯错,所以我开始学习星座去研究人性和人心,或许那样我会比较懂得体谅他人一点。
3) 我不会再想要再占有某某人,就算有多爱,还是可以放在心里的爱。
4) 我不会在分手的时候吵吵闹闹,有时候合平分手就好象出席某某人的葬礼一样,不需要太多言语,只要记住那感觉就够了。
5) 我不再随便哭了,遇到什么难题,就去睡觉吧。因为我相信人休息够了,才有力量去寻找奇迹。
6) 我不喜欢惊喜,因为不是所有惊喜都是好的,所以我这个人没什么怕的,就除了惊喜。那种无法预测的感觉,真的挺让人恐惧的。
7) 谁都会随时离开你,不要太固执于完美的理由还是结局,因为这样只会令自己更难受。
8) 我的付出不会再期待任何回报,所谓我常帮人,但我从来不奢望有什么回报,这样我会开心一些。

其实人是需要痛够了,就会明白自己开始成长的意义。
这道理就和那些健身的人一样,
如果你想要达到某个效果,你就必须经历一段长时间的体痛,
随着你的适应能力,渐渐的,那些痛就是让你变成好身材的来源了。

初恋是什么 ? 他对我而言呢,算是一个故事书吧。
偶尔一个人无所事事的时候,我会尝试回味我当初对爱情的信仰。
算是消遣也好、算是回顾也好,总之,爱过就算了,没什么好执着不堪的。

你问我还相信爱情吗 ?
我信啊,但是我不会忘记日子还是要过,生活还是得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