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2, 2012



Photobucket


中学时代,我就开始计划我的人生了。

13
岁那年我下定决心学手语,
只因为我害怕有天我的好朋友会是一个哑巴,
毕竟哑巴不会把你的秘密泄露,他们也不会在你背后道人长短。

15 
岁那年我开始习惯一个人看恐怖片,
只因为我知道勇敢的人可以解决很多的人生问题,
所以我不怕伤痛,因为勇敢可以影响一个人有复原的能力。

16
岁那年我开始接触了星象学,
只因为我害怕有天大家都不再用嘴巴沟通,
那至少我能够透过星座去猜测大家的个性和生活方式。

21 岁那年我开始学会停电不找蜡烛,
只因为我害怕我某天我会失明,所以借此机会让自己更适应黑暗的那刻,
或许未来的那一天到来,我依然可以用《心》去看这个世界。

24 
岁那年我开始学会一个人如何把心酸的滋味当柠檬汁在喝,
心碎了,梦没了也无所谓,一个人找着一个地方逼开不必要的尴尬。
谁背叛谁无所谓,最重要自己要懂得给自己理由重新开始生命的意义。

25 
岁那年我开始学会玩自拍,
这不是什么自恋,谁不自恋 ? 只是自拍只是一种我用来记载自己每一天表情的日记。
我不知道我吃饭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 我不知道我常常穿的衣服是什么颜色 ?
我不知道我好朋友和我勾肩搭背的合照会有多温馨 ?
所以我拍了、再重温自己每一刻的生活,
趁自己还年轻能疯狂就多疯狂,至少那些《曾经》没有被时间冲淡而遗忘。

28 
岁那年我开始学会不要再为压力而一个人躲在房间傻哭,
看了一本书,学会自己还可以选择让《笑》打败《哭》这玩意。
所以我开始喜欢看人家笑,我也学习如何逗人家笑。
这个城市没有给人类太多的安全感和快乐的理由,
所以就算是无薪小丑,但我希望我身边的人在我有生之年被我逗乐。

这些年来,我学了好多好多,但我始终没有学会如何放弃爱情;
我做事或许3分钟热度,但我却可以爱人类爱了那么久.....


2 comments:

-天空之城- said...

25岁的今年,
我一踏上了一个不归途,
现在唯一能做的是继续往前走。

Ann Wai said...

18岁的今年,我渡过了最耐过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