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3, 2013



妈妈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总是喜欢把整间家的灯火都亮着,
虽然说家里的客厅灯已足够亮起整间家…..

她说她家里亮着灯的时候,让她觉得有安全感一点。
毕竟灯火的温度让她觉得不会太寂寞。

很多时候都一个人独处的她,却依赖灯火更胜于大门的锁头 ?
但仔细想想,妈妈终究是女人,还是属于比较感性的生物。
的确,一盏灯毕竟比一个锁头来得更浪漫,更感性。

其实回想起当时一个人在 KL 居住的时候,
我常常在出门前默问自己:“我是否已经亮着灯才去上班呢 ?

毕竟亮着灯的屋子,会让外面的人误以为家里是有人的;
但是这感觉就好像此地无银三百两,
屋子虽然亮着灯,但是却没有任何电视或嘈杂声,外面的人迟早也会得知这件事。

但如果家里不亮着灯,若果哪天我工作到夜深人静才回到家的时候,
打开门的那一刻抬头一看去发现屋子乌黑一片,疲惫的头脑应该会顿时觉得自己孤单寂寞吧 ?

当了这个城市的人几十年了,渐渐地不会再依赖灯火了。
或许自己也默默的训练自己成为一个眼睛很清醒的生物,不想让自己有机会那样凄凉。
对,所谓的凄凉就是电视剧情里面…..
当一个人在凌晨喝醉回家,然后在黑暗的状况下寻找一些日常用品的下落,结果找不到却生闷气坐在地上大哭一场。


一盏灯的力量有多大我无法说明,但是我哪天一个人居住的话,我不会让整间屋子都是亮亮的。
因为我喜欢在黑暗中看我喜欢的电影,
我喜欢在黑暗中听一些很安静的音乐,
我喜欢在黑暗中看着窗外面一栋栋亮着灯光的建筑物,
我喜欢在黑暗中躺在床上幻想自己的未来,
我喜欢在黑暗中闭上眼睛拿着棉花棒挖着耳朵然后享受那舒服瞬间。

就算是失眠也好,我也不会打开灯陪伴自己那一颗睡不着的心。
因为我觉得我心里一直都有一盏灯在为自己亮着,
所以我不需要我的世界一直亮着,来骗自己,或用来骗别人,用来等某某人,或用来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