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31, 2014



跟朋友聊天,煮饭烧菜的话题仿佛是我从来都不擅长的。

柴米油盐酱醋茶,每一项如何搭配成为一道美食,我彻底没有头绪。

或许我向来对《吃》完全是没有要求、没兴趣、没追求,所以一日三餐都是懒得花心思。
只要能够丢进嘴巴之后不会搞到泻肚子,我都 ok 可以接受。
而且我这个人很容易《养》,
一旦发现某个东西好吃,我就吃到腻为止,如果不腻那就继续 365 天吃下去吧。
就像和一些同辈份的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从来不会是做主点菜的人,因为我真的没啥要求。


不过随着年纪增长,我发现我对食物的感情开始升温。
偶尔晚餐吃了一碗白饭或一粒荷包蛋,我会觉得很有感触;
一餐简简单单的晚饭,会令我觉得生活偶尔需要简单化。

就像有些人不停的到处找东西吃,
只因为饭菜这个事儿和心情有关,好的菜色的确会导致好的心情和人生。

记得以前我家很穷,吃不起任何畜生肉,
每次妈妈总是随意的一罐罐午餐肉过一餐,偶尔破例煮半条鱼的话,
妈妈总会把好吃的身体部位夹给我和小妹。
要知道半条鱼只有一边的身体,能够牺牲吧整边身体部位夹给我,得到的是多大的情义。

而且身为穷人家的小孩,我从来都知道,那些好吃美味的食物部位稀少留给我。
如果某某大人会留给我,并不是他们不稀罕吃,而是我受到了宠爱,尤其是喝酒席的时候。
我妈妈到现在也不会用嘴巴表达宠爱,都是用食物传情。

所以现在长大了,
如果有人会在动筷入口之前夹食物给我,我会确定自己是被这个人疼爱着的。
那么那么的确定,确定到非常的幸福不要脸。
也因此我坚持对我自己喜欢的对象一样,
每次食物来到面前,我一定都会先叫对方品尝才会放入自己的口。

我经常认为,父母不会的事情,儿女也不可能会。
我父母都不擅长表达情感,刀子嘴豆腐心倒是被遗传了下来。
虽然我的特长不是做饭来留住一个人胃口,但是我会尝试说服自己去用厨艺证明我的爱。

说真的,很多时候,站在某些擅长厨艺的朋友背后观察他们认真地烹饪,
我会幻想自己有一天很有自信的对我另一半说:你想要吃什么,我都可以做得出来。
因为只要我可以做到这一点,我就可以免说我爱你这句话。

关于做饭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
一次是我给某个 ex 做了一顿接近 5 ~ 7 人份的晚餐,但事实上只有我和我前任两个人撑抬脚。
不过我前任不仅给我一副很感动的样子,而且还大口大口的吃完。
最感动的某过于他说过的那一句:你那么认真的煮,再怎么难吃,我也会吃完。

分开都已经两年多三年了,我已经很久没有进厨房为了感动一个人而花心思。
我知道我是一个会为自己喜欢的人偶尔煮一桌子菜的人,
就好像现在我总是会想念我妈妈在我小时候煮过的食物;
又回想,我的前任总归会在某些时候怀念起我那几顿疯狂的晚餐吧 ?

我不知道为何我突然会写这一篇,
或许,只为提醒自己必须赶快把妈妈的厨艺偷过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