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2, 2014



下个星期要回去家乡探望一些亲戚,
由于家里有些些亲戚不是很富有,所以会不时叫我们把不要的东西转送给他们,
于是老妈子常会叮咛我们把不能穿或不再常用的物品都 pack 好带回去给他们。

也因此前几天我把衣柜翻了一翻,发现很多衣服裤子都是堆着没碰。
就一口子把 20 多件的衣服裤子通通打包起来。
但,唯有几件曾经被老妈子修补过然后已经陈旧的衣服是我坚持要留下来的,
因为……


我发现像我妈这样的女人,无论她这辈子有钱没钱,开心或不开心,最终也还是感情最大。
无论我和妹妹在外面有多风光,她最终还是要一盏家灯,几个人坐在沙发前看看电视,聊聊心事她就满足。

在我妈妈眼里,爱情永远是她活下去的理由;
她自始至终都认为人应该为感情而活、为儿女而活,为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而活。
好笑的事她要大家一起笑,她口袋有的钱就全家花,一餐饭菜要配几副碗筷才是她所谓的人间享受。

所以从小到大,老妈子对我们两个的厚爱不比其他家庭的孩子来得少,就算老爸子很早就离开我们了。
她想让我和妹妹尽情享受《爱情》带来的酸甜苦辣,
所以她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去感化我们,就好比修补我们衣服这一件小事。
她一直期待我和妹妹能成为一个好丈夫或好妻子,然后长成她心目中的标准《好伴侣》模样。

近年老妈子出席了不少的婚礼和家族大聚会,茶余饭后总是扯上那些婚姻的话题。
老妈子被很多人围问:我们家的孩子都结婚了,几时轮到你家的儿女呢 ?
老妈子笑着回应:“适合的人难找,如果随便找一个回来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我宁愿他们慢慢去寻找对的人。

我也有跟老妈说过:“我虽然样子看起来对爱情不猴急,
但我内心其实也会想要有一个人陪我睡双人床,偶尔冷了就拿对方的体温当暖炉用,
又或者有个人会陪我一起到处走走停停享受旅行的愿望。
可是活在这个时代的人“要求”都很高,
感觉上所有女生最后都嫁给了有《存折》的对象,而男生最后娶的是有胸有屁股的对象,仿佛大家都不愿意娶嫁给真正的情义。

所以老妈常跟我们两个说,既然视觉系的生物越来越多,那你们出门之前就要注意仪容打扮,尤其是衣服这门事。
前几天才跟妈妈有这一番对话….
妈妈:你衣橱里面有几件不错的衣服怎么没看你穿,那些很好看啊。
本人:不是袖子有点长,就是钮扣很松,我穿了觉得怪不顺眼的,所以就搁着。
妈妈:早讲嘛,我帮你修一修补一补就行啦,人要衣冠端正才会有人欣赏你、喜欢你、靠近你。


现在回想起来妈妈常常戴着老花眼镜在家帮我修补衣服,
其实我一直想跟老妈子说,那些她帮我修补过的衣服,都可以当作是市面上最珍贵的《名牌》了。

虽然很多曾经被老妈子修补过得衣服都已经很陈旧了,
可是意外的是,这些衣服每次穿在我身上总觉得特别舒服。
无论经受过什么品牌洗衣机的洗礼,无论岁月的灰尘曾经破坏了多少个针口和缝孔,
我对老妈子为我打造的温暖牌合身衣服一直都有憧憬。
哪怕有天失去了,或者再也穿不下了,我也会一直坚定不移的保存它。

曾经我认识的某个小朋友,我一直认为他很幸福。
记得在 N 年前认识他的时候,他身穿一件被缝上一只熊熊图案的外套,
咋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他妈妈的杰作。
虽然衣服不是穿在我身上,但是我却可以感受到这小朋友的幸福。

现在看回自己,也因为有老妈子的名牌,才让我觉得温暖,也相信有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