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6, 2016





很多年前,我不敢回家乡跟亲戚一起过年,
因为家里的亲戚不仅生了一大堆的孩子,
更过分的有些同龄人还离婚之后又再婚,这让人情何以堪。

去拜年的时候大家都会抱着自己的婴儿会孩子 show off !!
人家的宝贝可不是免费给你好像动物园白看的,看完就要给人家一个红包过去代表你有修养。
但是,我就是没有这个习惯,因为我不想我的心在滴血,
毕竟第一次见面罢了就要假客气到处给小孩子钱,难道我平常赚到那么辛苦的钱就拿来这样挥霍 ?

Well,还记得 N 年前我去了某个好朋友的家,
听到他妈妈跟我好友说:
“到人家的家要到处喊人,不要光顾着吃人家的过年饼。
还有如果人家的孩子抱出来,必须要夸很好看,不准胡说八道。”

可是有时候老实的说一句,新生下来的小孩如果是单眼皮,鼻子扁扁,然后眉毛又少,
70 岁的脱毛老人家一样似的,到底是要怎么忍心夸那个小孩好看呢,对吗 ?

他妈妈就回我说:“那也要夸人家好看,之后还要塞一个红包给人家,
如果人家客气,你就说一年才一次,一点小意思。”

听了这段话之后,我突然觉得回家乡过年是一件那么困难的事。
就比如过年去人家的家拜年就要一直微笑,有时候笑了一整个上午,脸都有点僵 !!
我这个人喜欢做容易的事情,因为这样不会让我觉得有太大压力。
我不喜欢一次次被逼问为何单身而一次次濒临崩溃。
我怕我会发火搞砸了整个喜洋洋的气氛,因为如果连家乡都混不下去了,会再也没有可以去的地方的恐惧感。
而成年人的生活里,好像从来都没有容易二字。
 
但近年,无论现实多么残忍和令人尴尬,我都接受这些现实。
没有人依靠了,所以必须要让自己更加强大一点,足够成为自己的依靠。
没有后路了,所以要拼了命不停地往前跑,跑到更远更安全能够让自己栖息的地方。
没有人可以给我提供力量和支持了,那就练习着去感受身边的人的关怀,付出自己的那份对他们的支持。
 
甚至,哪怕是过年回家乡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好恐惧的吧。
所有的所有,我大概都是可以搞定的吧。
虽然没有办法做到让别人都满意,但是,拿红包受点气 (听那些邪教人士在催婚) 还是可以的吧。
在逃避了那么久之后,也许时候鼓起勇气,开始在这一年学着不再拒绝长大,

学着去接受《我亲戚大概就是要我结婚之后才能死得瞑目》的这样一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