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2, 2006



一个人在夜晚的路灯里站得笔直,
自行车依舊原地陪著我。

看著遠方離去的它,自己却忘记了离去,
视线和思念突然一起交织缠绕。

什么被窒息在了缠绕的空间里 ?
没了呼吸、没了心跳;
插在心口位置的刀一丝一丝的来回移动。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