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4, 2016





我对我自己很严苛,就像是眼泪这东西,我竟然会认为是个幼稚的小东西。
想想,自己年纪也不小了,
身边常常有很多步入了三十岁或以上的朋友越来越感性。
不是说非得什么事情都要感性一番,
可三十岁了,我都还不曾为任何感动的事情哭过,
甚至没有找不到任何理由让自己勇敢放肆的让内心去哭,就算是面临着很大的压力。

有时候看到一些身边会哭的朋友,我很羡慕。
大家都恐惧着各种压力的审判,
恨不得找个工作忙碌的理由永远不去想不快乐的事情。
可是情绪归情绪,只要碰到那个底线,大家还是哭了,而我,却不懂在倔强什么 ?

我知道我不喜欢哭,因为我害怕别人会担心我。
我也不喜欢在我爱的人面前哭,因为我为害怕他们在临终前的那一刻担心我。

在这个看外表的社会,
好像外表越勇敢的人除了能够让人有信心之外,好像都比较受欢迎。
吉隆坡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能够哭的理由也那么几个,
兜兜转转,总是会在不同的地方碰见不同的人在经历同样的事情,那就是爱情的考验。

小时候也许我可以因为得不到我要的东西,而大哭一场。
小时候也许我会因为暗恋的人恋爱了,而大哭一场。
小时候,很多事情我都会毫不顾忌的去用情绪来发泄,
可现在渐渐地,我长大了,我发现内心的管理模式仿佛变得笨拙。

我伤心,我会在镜子前面哄自己笑。
我伤心,我会在健身房让水分彻底蒸发,不让眼泪有机会流出。
我伤心,我会一个人开车去吃 BR 雪糕。

所以很多人感觉我很优秀,很多事情都很乐观。
其实你并不知道,我感性指数很高,
只是我却渐渐失去了哭的勇气,所以你才感受不到我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