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5, 2013


 photo 008020_zps092095cc.jpg


据左邻右舍的口头报道,今年温度创新低,毕竟每天都有雨水坂下。
在这种天气下,有两种仪式绝对不可以进行
1) 
结婚娶新娘
2) 
抬棺材木走殡

今年过年我所见的人物也是创新低,
毕竟很多朋友都结了婚生了孩子,需要两边跑得他们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至于那些抱着孩子出席的,只要孩子一哭二闹三吵要喝奶,咱们的话也多聊说上几句。
所以一想到要约朋友出来,总会想到他们或许会很忙。

回乡的四天,我感觉到非常舒服。
毕竟今年没有亲戚的啰嗦问题,也没有炎热的天气挑战。
所以回想起一些人事物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情也开始适应了。

和同学聚会的时候,只要聚在一起就不会觉得自己老。
当大家口中搬出来的种种回忆,让我憧憬了《回味》是可以让人忘了自己的实际年龄。
这,或许就是《聚会》的由来吧。

想起以前大家拿了成绩之后,一个个都飞往去大学,
唯有我一人选择出社会赚钱,毕竟没什么比《钱》来得更实际。
*
当时的想法,你有钱,你就是《王》!!

不过当你有钱了,人家也会问你,为什么还是没有女朋友 / 另一半 ?
Well
,小镇也是有很多女人,不过当你在大城市工作,见过大场面。
于是在你眼里,小镇的女人也是村姑。
村姑再怎么美丽,穿着或谈吐方面难免缺乏城市美女的那份自信和狡猾。
好听一点就是单纯,但是激不起斗志,一个月赚 2000 多块都觉得满足了。

我不是认为 2000 多块钱是少,而是社会已经生病了。
如果身上没有多一分钱财,难免会缺少一份安全感。
结婚几十年的恋人也会随时分开离去,
拥有几十年的财产随时会招人夺博舍去,
呵护几十年的友谊也会因为一段新恋情而消失得无影无终,
维持几十年的健康也难逃坏人的刀子或子弹的威胁。
但一切的一切如果都发生了,
唯有你银行里头的那些钱是可以解决以上问题。

曲终人散,看回目前的自己,还会觉得欣慰。
至少自己当初和大家虽走不同道路,但至今的成绩总算是我满足的。

不过最开心的莫过于和处女座一起在马六甲度过的那一晚,
两个人聊了很多心事,瞬间《压力与秘密》所占据在体内的重量大大减轻好多。
过年,是应该开心度过的、是应该乐观度过的、是应该抱着新希望度过的。
今年,我真的过得挺开心的。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