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0, 2015



偶尔工作遇到有压力的时候,就会开始在夜晚睡得不太安稳。

或许这个缘故,所以偶尔也不知不觉开始发梦到一些很久没有见面的朋友。

如果《感性》作祟的话,还会有心血来潮想要去探望对方的冲动。
所以很多时候,我的一些老朋友会很意外我突然想见他们,
因为他们不知道我昨晚梦到他们了。

其实我会决定想要见面的人,大概也是我心里面觉得值得去珍惜的人。
或许这些人,就是那种我可是打开心房聊内心的人;我说一,他便已知接下来的二三四。
这种关系理解对我而言便是好朋友,虽然不是爱人身份,但却依然觉得珍贵。

但是偶尔不值得原谅的还是自己,
倾心交付的朋友,未必是真正的朋友,因为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就好比你很积极想要融入他们的生活,可是他们去不以为然的把你当成《可有可无》的人物。
对我而言,朋友之间不可能因为利益而捆绑,
所以连最廉价的《贴心体己》对方也不愿意给你,那我又何必劳心劳肺对么 ?

我会渐渐地不再那么热情,
反正心里就是会说服自己应了那一句:他需不需要我这个朋友,都无所谓。
这句话无需由对方来说,还是自己来说,都是必须自己内心觉悟然后给自己下台阶。
不亲口说出来,至少对方不会觉得愧疚,自己也不会觉得难堪,
只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到了这一步,终归会令人觉得有点心寒。

曾经遇过无数一见面就十分投缘的人,聊了几个小时之后开始有相见恨晚的心情。
或许目前的我,对别人已经都没有任何要求了。
所以不管是对方的《外在条件》还是《背景故事》,都不会造成我去结交一位新朋友的理由。
虽然已经年过 30 了,但我还是依然会以为一杯温热的牛奶而感动。

也曾遇过一些第一次见面就赞赏我的人,但实际上他们也未必是真正的左右逢源。
不过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罢了,有时候想想还真的觉得挺失望的。
我觉得做朋友可以不用好像水母那样 100% 透明把自己的种种问题大方公开,
但,如果少了一块《真心》,那我真的无法和对方做朋友,更别说是爱人的关系了。

几年前,在 Kinokuniya 里头翻到一本书,里面写着一段让我目前还印象深刻的一段话。
「和谁都别熟得太快,因为真正的朋友都是熬得过岁月的考验。」
所以我不太相信句句甜言蜜语的人,我也不习惯别人称赞我什么的,
因为那些话虽然会令我心软,但并不能够让我心折。


如果你珍惜我的话,请在重要的日子或聚会,邀我一起听听你们最近的生活故事。
我要参与的是和你们一起“成长”的记录,而不是淡而无味的“泛泛之交”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