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4, 2013


我觉得朋友聚在一起其实有很多东西可以聊,
但其实也有一些话题我会聊不下去,就好比《下体多大》或《性经验》之类的。

就好像 A 说他曾经在健身房看过下体最长的 7 吋,
而且粗度好比马币五毛钱一样。
对于亚洲人来说,这种尺寸的确很大;
但对我而言,一山还有一山高,一大还有一大大,有什么好比较 ?

然后 B 就顺义攀谈另一个话题,说他曾经见识过哪几种的西方大香肠。
或许在保守的小镇,这些话题会引起他人的兴趣。
毕竟在一般小镇女性的世界里,他们的医生只见过老公香肠的和自己孩子的腊肠。
而一般小镇男性的世界里也不会开放到一起在泡浴或洗澡之类的。
大家都会为了一些《少见》的话题而感兴趣。
但对我而言,大香肠或小香肠没有比掉在地上的 RM50 块钱更吸引我的目光。

再来 C 说他夜店的生活,那里都是他下手或被捕抓的圣地。
那地方不如宅男宅女会花一段时间去用心去了解彼此才开始发展,
而大家都会在饮酒作乐之后,开始鼓起勇气用身上的武器开展。
女生用胸部招手,男生用胸肌挥手,有些甚至彼此直接在厕所进行《深入了解》。
对我而言,在公众场合寻欢刺激归刺激,
但如果《深入了解》只为快速高潮不为享受过程,那只会把自己训练成一直禽兽。

性爱,在我的世界没有什么好聊的,
就像 A 片看久了会腻,性话题聊多了也就会闷。
能够用心感受的东西,何必用讲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