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2, 2014



因为工作的需求因素,

说话、行动、思考、决定、作息,我每样都必须用最快的时间去下定论。
不然一天仅仅的 8 小时真的不够用。
我会称呼这时候的我为《快快先生》….

可是当回到自己的私生活,
我刚好是反差,我不会说太多话、我喜欢以静态的方式去过每一分钟。
比如进食、阅读、走路、看戏、睡眠、恋爱等等,
我都会放慢速度去好好观察每一个过程,
因为我想对自己的成长过程付出一份《细心的责任》。
我会称呼这时候的我为《慢慢先生》….

在《快快》与《慢慢》的身份对调,我发现我态度也会 180°对调。
当我处在快快先生的角色,我对任何事情都不求解释。
除了是自己身边几个非常熟悉的人,其他的我很少会去跟他人讲道理。
能够节省我体内的水分,我就尽量不从口中消耗口水。
如果某些东西被公认是 common sense 的时候,我基本上觉得多次说明也是纯属多余。
因为听不懂人话的人也太多了,我真的无法花那么多时间陪他们一起闹。

不过当我处在慢慢先生的角色,
我会觉得花时间去理解他人是一种无以伦比的“幸福”。
所谓的理解,就是我会耐心把他们的话听完,甚至再附加自己的解决方案。
因为身边的人如果心情喜悦,我也会跟着喜悦。
就算对方喜欢钻牛角尖,我也会一直待在原地不移,继续和他结出一个论点来我才心安。

毕竟自己身边的亲人好友,或睡在旁边那位的关系,
的的确确和普通同事还有普通朋友相对比是不同的。

如果是普通同事或朋友不停的在耍“智商障碍”或“逻辑障碍”的话,
基本上我会内心暗地里跟自己做一个凶狠的约定,
誓死跟这个条“水的关系就到此为止”,毕竟没必要争吵来影响自己的身体健康。
到了这个年纪,我领悟到“闭嘴“是一种修养,也是一种皆大欢喜的方式之一。



不过话说回来,
当我还是《快快先生》的时候,我从来不要求别人跟随我的步伐。
因为我知道如果对方天性是《快快》的,他自然会跟得上。
我也无需一直站在对方的背后监督对方符合我的要求。
这次或许我有力气可以推动,但下次呢 ? 我无法追着他人一辈子来配合我的人生速度

就拿个例子好了....

今天如果《快快先生》约了《慢慢小姐》一起吃晚餐,
理所当然《快快先生》把自己的食物先吃完,
然后,他就坐在对面一直催促《慢慢小姐》也快点把食物吃完。

其实《慢慢小姐》挺无奈的,除了自己想要好好品尝食物之余,
她也想要把时间拖长来让《快快先生》多陪在他身旁,而这些都是《快快先生》永远缺少的细节。

就像有些人会愿意慢慢花 3 个小时做一场《无孕》的性爱,
也有些人愿意慢慢花一星期的时间去拼一副《无聊》的 5000pcs puzzle
甚至有些人愿意慢慢花一个辈子的时间和一位《无趣》的人恋在一起。

因为在《快》的人眼中,
浪费时间的人就是不对的,人生本来就该把所有的任务完成才算是完整的过一天。

可是在《慢》的人眼中,
时间消耗量虽长,可是如果可以达到内心的高潮和满足,那也算是完整的过一天。


目前的你是《快快》还是《慢慢》的过每一天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