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1, 2011

Photobucket

什么叫一见钟情,我不懂;
什么叫日久生情,我不懂。

我只知道,
我见到你的时候,我的《笑》一定要很开心,
然后我的《哭》,一定要很有恣意。

因为厌倦了身边人都在玩的阴谋手段,
所以我的世界,我要的,一定要是真的,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但美好的东西却那么少,
所以,我跟你美好的东西,怎么能够是假的。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