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08, 2014



某个朋友问我是否敢接受他下的挑战书 ?
我说我没在怕,结果挑战题目就是 - - - 人生的第一次。

在想,我都已经活了 31 年多了,
除了吸毒和嫖赌之外,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是我的第一次呢 ?
刚才一回到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头脑突然浮现某一部电影的情节,是关于一个男因为某个女生车祸身亡,
结果他因为过度绝望,把自己头发给剃光了。

偶尔会想,如果我是那位男生的话,我把头发剃掉了会是怎样的心情 ?
庆幸我的理智还在,最终只是把前面的头发给剪掉了接近 5cm 的长度。
虽然现在看起来很丑,最夸张的就是我把左边给剪得太短了,搞到前面的长度乱七八糟的,
surprisingly 这丑发完全影响不到我的心情,反而越看越觉得太好笑,

原来我根本不太在乎自己的外在条件是否符合社会的标准水品。

很早以前我曾经说过,世界上最可怜的两种人….
一个是不知道自己有多漂亮的人,整天躲在自卑的阴霾里不出去散发自己的光芒。
一个则是不知道自己本身有多丑,整天用一种狗眼和鼻孔跟身边的人说话。

为了防止自己变成以上其中之一的可怜生物,
所以我决定把自己的自信种子种在心里等待它慢慢发芽的一天。
当某年某月某一天我的自信终于开花结果了,我会把它当做安全帽来使用。

或许就像我爷爷在临死前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当一个人不再觉得自己高级的时候,才会觉得自己有可能变得更好一点。